儿子打工记

大儿子小州上初中后,零花钱需求量大增。那时还只能伸手向我要,我就警告他得自己赚零花钱,先干家务活,再过两年就可以出去打工。我先教他洗碗,每天挣一块钱;接着地毯吸尘,每次五毛钱;再后来爸爸教他割草,每次赚五块钱。因为想多赚钱,他割草割得很勤,一般人家一周或十天割一次,他三、五天就割一次,弄得我家草坪成为邻居里最齐整的。

美国高中生有打工的传统,从割草、看小孩、送报纸开始,考上驾照后就到快餐店、加油站等地打工。高中打工是孩子们走向社会的过渡阶段,美国人愿意给孩子们机会,雇高中生干活。

小州总在草坪上晃悠着割草,像活广告招牌一样,很快就有邻居来雇他。我们鼓励他说,割草你有经验,这是打工的最好机会。就这样他又跑到别人家的草坪上去晃悠了,邻居一般给15元、20元的,他的收入暴涨起来。

前几年小区内上高中的男孩子就小州一个人,所以他割草没有遇到竞争对手。到了夏季,他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要出去给邻居割草,到后来自家的草都来不及割。到了冬天,他去给邻居铲雪,一开始他只铲自家车道,然后去铲小区的人行道。因为很多人养狗,下雪天也要遛狗,人行道清理干净提供很大方便。因此邻居们又喊他去铲雪。后来,只要一下雪,他就失踪好几个小时,回到家浑身湿透直冒汗。

儿子自己赚钱后就牛起来了,给家人朋友买礼物都不用伸手要钱。同时,他对于花钱也开始敏感起来,全家出去吃饭,账单来了,他会感叹好贵,要割五次草才赚得到!高二时,他应聘在学校食堂打工,每天中午帮忙准备和分发食物,每小时挣五元钱,这份工作做了三年,等高中毕业时,账户里已经存下几千元。

高中毕业以后,我告诉他上大学头两年学费要自付,必须去打工。他有学校餐厅工作的经验,所以就到当地最大一家餐厅应聘服务员。打餐馆工非常辛苦,小州大多上晚班,从下午4时干到半夜,中间不能休息吃饭,只好来回的路上匆匆往嘴里塞点东西。晚上回来,他常是看一眼我留的饭,就摇头回屋了,被餐馆的饭菜味熏了一晚上,他根本没有食欲。有一次他上中班后又替别人接晚班,整整工作12个小时,回来后累得散了架一样,上楼梯都摇摇晃晃。看孩子劳累过度,我的眼泪都忍不住了。

和朋友们聊起来儿子打工的事儿,她们都说:“你可真舍得!让孩子受那个罪,我们第一代移民没有办法,到了孩子这一代,怎么还让他们吃那种苦。”我认为,孩子在父母身边时吃苦,好过将来孤身在外一个人吃苦。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