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恶搞”起家不到 2 年微信粉丝破千万他说:我就想看看公司最后怎么死

2016 年 11 月,小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希望 2017 年第一季度结束, 潮人小罗 这个微信公众号的粉丝可以

就在前几天,小罗和邦哥说,他早已超额完成了目标,现在微信公众号的粉丝是500 多万,而除了 潮人小罗 这个号,他们团队还运营了其它 5 个微信公众号,微信粉丝加在一起大约有 1000 万。

小罗,原名罗睿,89 年出生的他长着一张呆萌软贱的脸,是个土生土长的沈阳人,也是位做恶搞短视频 发家 的达人,曾一举创造7 天涨粉 55 万,单篇文章涨粉 20 万的记录。

在做恶搞视频之前,小罗在日本边留学边开网店,就连做恶搞视频前期的经费都是靠网店来补贴的。

小罗对邦哥说:很多人以为我是富二代,其实我真不是。在日本留学期间,也是因为不想再忍受管父母伸手要钱那种惨相,就开始从国内进货,卖给在日本做潮牌的黑人,棒球帽、T 恤衫等等。后来赚了点小钱,发现开网店好像赚的更多,就自己开起了店。

受西方文化的熏陶,热爱短视频的小罗在日本期间就不断的看恶搞视频,欧美的、日本的,他发现不管是在相对开放的欧美国家还是在日本这种文化相对保守的地区,恶搞视频都火的一塌糊涂,这就证明了这个东西可行。

于是,2015 年年初,小罗回国开始逐步招兵买马,做 小罗恶搞 视频,也就是后来的 潮人小罗 。恶搞的方式也是种类繁多,有做社会调查测试路人反应、整蛊路人、假扮特定角色整蛊,也有电话恶搞等等,可以说花样百出。

虽然火速蹿红、虽然粉丝破千万、虽然名气大增,但网友对小罗的评价可以说是天上地下,评价两极。于是,邦哥和小罗进行了一次你问我答,全方位了解这位 恶搞 达人:

小罗:2015 年 7 月吧,青藤文化投了我。就觉得莫名就被投了 100 万,当时觉得哇,100 万好多,就更加坚定了我做这个的决心,于是开始做团队。

小罗:20 多个吧,3 人一组负责视频的拍摄、剪辑、后期等等。我觉得互联网公司就是应该这样,3 人一组,合作起来也不会冗重。

小罗:粉丝 80% 都是男性,20-30 岁居多,二三线城市为主,北方的偏多,在沈阳人气挺高的。主要是我们的视频比较适合男性吧,女性都喜欢看 咪蒙 那样的,我也比较倾向于把视频做得男生喜欢看。

小罗:其实还好吧,最初也是误会比较多,真的挨揍并不多。现在基本不会了,不过也会有 路人 不想出境,那我们就打马赛克了。

小罗: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做泛娱乐矩阵了。微信为主导,抢流量、吸粉丝,已经辐射出几个吸粉能力很强的公众号,纯靠内容吸粉,做爆款。

我们现在有 40 多个女主播,有自己签约的,也有和直播平台合作的。关于潮牌,之前做过,现在虽然也在做,但是男性的购买力你是知道的,真的不行。(各种笑)

小罗:我没有那么宏大的目标,现在就是吸粉丝,我们现在的粉丝却是可能没那么高端,粉丝基数达到一定级别之后再提升品牌,当然最后想做个大电影,全院线上映的那种。(嘿嘿)

其实我觉得做企业就是知行合一,速度快,想到了就去做,错了可以改,不要一个目标之后就一条道走到黑就好了。

现在这个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每个企业尤其是我们这种危机感很强的,你一个松懈就能出现一批模仿者,所以时刻都在做多方面的考虑。我们以后的内容分类会越来越细,但调性可能还不会做很大改变吧。我们的每一个视频,都会在借鉴的基础上,做微创新。

邦哥:你的很多视频,其实在搞怪的同时,也传达了很多讽刺、教育、引导等意义,不完全恶搞,这些都是你的思考?

小罗:不是。那些视频都不能代表我的价值观,我只是做一些事情可以引领大家的认知水平,做大众喜欢、想看的东西。

小罗:不完全是吧。我是个矛盾体,可能企业管理者都会这样。我其实是个典型的理科男。

小罗:我非常喜欢罗振宇,可以说回国创业也是罗胖给我很大的启发,我是他的脑残粉吧。当时在日本就听他的音频,然后误打误撞就创业了,其实我不觉得创业是趋势或者是什么,我倒是觉得它只是一种生活状态。

小罗:现在,我觉得自己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你别看我们公司人少事儿多,但我们几乎不加班,效率都很高的。

其实每个公司发展都是一个弧度,只不过有的弧度是又高又长的,像阿里巴巴;有的是那种很平缓的弧度,甚至有的直接死掉了。我就是想看看我这个公司最后是怎么死的。不管哪种情况出现,也不管它走的多远,总归有一天会死,做好现在就足够了。

近日,一台理想 L9 的门店试驾车近日高速冲击路面大坑,造成右前空气弹簧漏气损坏,给用户带来了对于空气弹簧质量和耐久性的疑虑。